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搜狗书库 >>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 >> 故国神游(62)三合一

故国神游(62)三合一

故国神游(62)

“和敬这孩子……”乾隆微微皱眉, 对着傅恒, 倒是没有什么不能说的。很干脆的点评和敬, “做事还是毛躁了些。她不缺聪明,就是人情世故上, 欠缺的多了。”

傅恒是和敬的亲舅舅, 知道和敬有许多不好的地方, 这要是普通的外甥女他也就直说了。舅父舅父, 有什么说不得的?可那是公主,君臣的本分要坚守的。他不能说和敬的不好,尤其是不能对着皇帝说。因而只黯然的道, “要是姐姐多活几年,许是就不一样了。”

姑娘家就该母亲教导。女儿不好,跟父亲没有什么关系的。说到底, 就可怜在没母亲教导上了。

可先换薨逝的时候, 和敬都嫁人了。

但就是如此一句话,成功的替和敬勾起了皇帝的怜惜。是啊!孩子为什么处理的不好呢?还不是没有亲额娘教导。按说有太后的, 可住在宫里的这位太后着实说不得。还不如皇太后这些日子的教导呢。

乾隆一边怜惜,一边就说道,“还是要跟皇太后说一声, 多提点提点和敬。和敬要是能得皇太后一分真传,也不是如今的样子。”

傅恒心里就明白, 皇上对那位嫡母极其看重。

话题又拉回来, 乾隆还得把和敬和富察家的脸给兜住, “回头朕陪你去怡亲王府, 这事朕从中给你们斡旋。”

傅恒哪里敢?他忙道:“怎么好劳动万岁爷?奴才去,万一不成,万岁爷还有转圜的余地。如若不然,倒是不好下台了。”

乾隆拍了拍傅恒的肩膀,“你啊,就是跟你姐姐一样,凡事都是只替朕想。朕知道,你这是怕怡亲王嘴上不说,心里倒是把朕怨怪上了。”

傅恒:“……”不!我还真不是这么想的。但皇上都这么说了,他就得必须这么想,但还是很诚恳的给怡亲王说话,“王爷为人宽厚,又一直得老圣人和老娘娘喜欢,是个极为通透的人。”

如今的怡亲王是弘晓,也才将将三十岁。为人确实厚道!又因着跟老圣人亲近,那边有个想法意图,他为人通透,哪里有不明白的。他知道跟对方说的时候不好开口,但要是说出来,不难得到对方的理解。况且,这里还有和敬的事呢。京城这些人一个个的人精子似得,现有和敬上富察家,再有自家妇人登了怡亲王府的门,这里面的道道一琢磨就透了。

他刚才说那话,就是觉得不必大题小做,真弄得皇上去了,那才是真的把怡亲王府给得罪了。

说实话,和敬那人情世故,有时候跟皇上是真像。得亏皇上没说他自己教和敬,要不然是真没脸看的。

心里这么想着,他只能沉默。

乾隆越发觉得自己这个小舅子啊,是真忠心,“朕有你与弘昼为手足,幸甚!”

傅恒吓得就跪,张嘴结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想,这话要是叫六爷知道了,会怎么想。

关键是这大殿里不止吴书来这一个奴才呀。还有大小太监,从里到外的站了十几个呢。这些人虽然说一点存在感都没有,但是是真的在的呀。

这话……传出去了,六爷大概真会恼了吧。如今的六爷可不是过去一团孩子气的六爷了,平白得罪了人。

弘曕是在德海跟四爷汇报的时候听了一耳朵,然后他能说啥,呵呵两声,跟撕咬他四哥大腿上的肉似得,多吃了两块煎饼。

出去的时候忍不住嘀咕:“你不拿我当兄弟,就跟谁乐意拿你当兄弟似得……”

弘晖从后面过来,没听真切,就问道:“拿谁当兄弟?”

“拿你当兄弟。”没好气的怼了‘侄儿’一句,气哼哼的走了。

弘晖:“……”免了!你们有一个算一个,都不大聪明的样子。

林雨桐倒是觉得人家傅恒还是挺聪明的,这位没真敢等自己去管,直接来住院找弘晓了。总之,这对怡亲王府来说是一件很尴尬的事。若只是一个寡妇改嫁,这其实没什么的。这里面牵扯到当年。当年十三过世的时候,因着富察家的姑娘跪在大门口要进门的,十三怕叫人家孩子将来没有依靠,就留下话了,别管进来守寡,但是你们剩下的兄弟,得把儿子过继过去给人家做依靠的。

弘晓叹气,自家三哥弘暾和富察氏名下不止过继了一个儿子,现在就有两个,自己的两个兄长各自过继了一个出去,自家福晋肚子里现在揣着的这个要是儿子,按照规矩也是要过继过去的。你说,这叫自己跟俩侄儿怎么说?那是礼法上的额娘。当真成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了。叫孩子们怎么自处。出了门大家笑话不笑话

那时候也没说非叫你们守着的,是你们三番四次,四次三番的,这才进了门的。如今虽说是刚好赶上这个时候了吧,但这富察家未免太能钻营了一些。

饶是一项宽厚的弘晓,心里也忍不住这么说富察家。

可这还得商量怎么办呀,毕竟傅恒能来,至少皇上是知道的。

休沐的时候,一家子就在家里商议。他跟兄弟和侄儿都把话说透了,事儿呢,就是这么个事儿。心里便是不自在,也收收。

这点利弊还是能权衡的,爷们家平时都在书院呢,这以后差使上还得四伯照看。这个事……就这么着吧。

这个结果傅恒不意外,但是这么利索,傅恒心里觉得亏欠。再加上人家怡亲王还说了,“老王妃过世的时候就放心不下三嫂,给家里留下话来,说要是碰上合适的人,成个家,有个知冷知热的人。三嫂纯晓,过门后不是闺女胜似闺女。说了,若是嫁人,便认在老王妃名下,做女儿,王府以嫁闺女的礼仪发嫁。”

儿媳妇孝顺,老王妃慈善。两家的面子都给兜住了。

傅恒当真是感激的无以复加,进宫就说了不知道多少感激的话。反正就是皇家如此的恩德,这叫富察家如何感激才好。

乾隆满意的很,觉得怡亲王当真是厚道。他赐富察氏县主的身份,然后把之前过继给富察氏的永宣和永喜,都破格的给了个辅国公的爵位。便是弘晓这边,也多恩荫了一个儿子。可以说怡亲王府剩下的几房人都高兴。

这一高兴吧,事又被乾隆多办了一步,他找他十四叔,想叫他十四叔上富察家提亲去。

为啥呢?

因为十四家的弘明,丧妻了。丧妻四年了。这不是一直还没续弦呢吗?

弘明嫡妻是其表妹,是十四福晋完颜氏娘家的侄女。四年前人没了,只留下一个嫡女,剩下的孩子都是庶出的。

但便是庶出的,可这也看怎么一个庶出法。十四都惊讶了,自家老二家那些儿子全都是从老二的侧夫人王氏肚子里出来的。如今老二都做了祖父了,四十七八的人了,孙子都满地跑了,求娶富察氏,这回来怎么整啊?

像是老二这种要是非想续弦,那得找个门户低点的。富察家那高门大户的,真要生了孩子,老二家那么些已经长大的孩子怎么办?爵位怎么办?

你这是嫌弃是十四叔家不够乱是吧?

十四含混的应着的,但转脸就去找他四哥去了,管管你儿子,脑子有毛病呀!他一国之君,多少事忙不过来,怎么那么爱做媒婆的事呢。

乾隆真觉得这是对富察家的恩典,他觉得十三叔家的儿媳妇,除了十四叔家敢娶之外,这天下哪有人家不要命了敢娶。于是,他去做媒了。

四爷皱眉,说十四,“你别当正事办,透个话给傅恒。”傅恒脑子明白的很,肯定不会应这个事的。

果然傅恒一听,只觉得皇上有时候这恩典给的会人消化不良。但这婚事吧,还得隔房那边去选。人家阿玛和额娘还活着呢,他这堂叔父具体的也管不上呀。那边的意思,可以在亲戚里找……可富察氏到底是在王府呆了二十年了,比一般的内宅夫人多了些主见,她求见了傅恒的夫人瓜尔佳氏,“既然是王府的义女,我还想求皇太后给我做主。”

也就说并不看好她额娘娘家那边的亲戚。也是,那边也就是一二等侍卫,中年丧妻丧子,没有儿子是好的,但人却未必匹配的上。

然后看着再来的瓜尔佳氏,林雨桐知道,这是被赖上了。

她其实心里有数的,早前她给理亲王家的十三格格物色了一个人选。是四爷也看好的,但是这丫头死活不嫁,不是不想嫁那个人,而是不想嫁人。这就很无奈了。

见富察氏的脑子还算明白,她就把情况说了。这人是书院的骑射师傅,负伤退下来的。左边胳膊不太使得上劲儿,当时四爷叫推荐先生,这人就被推荐来了。一是此人善骑,二是很会养马。有这两点,就顺利的被留下了。

这人今年四十有二,早年娶过妻。对外只说妻子过世了,后来书院登记造册,个人的家庭情况都要说清楚的,他才跟四爷私底下交代了。他那妻子并不是过世了,而是他常年不回家,他妻子守不住,跟其表哥私奔了。他父母早逝,家里没有什么亲戚关系。他妻子跟人跑了,邻里只以为他妻子带人找他去了,根本就不知道人跑哪里去了。他少不得打听,打听了大半年,把女方的亲戚都查了一遍,才摸到门路。他没把人家怎么样,反倒是把妻子带过来的铺子田产折成现银给了对方,对外只说他妻子在找他的路上病了,然后死在外面。之后他也没成亲,当年在战场上,有一袍泽救了他的命。那人的老婆也死了,只一儿子是跟着叔叔过日子的。他找了去想看看,却发现那孩子过的就不是人过的日子,于是叫人假扮人牙子,花了高价把那孩子‘买来’,后来干脆收这孩子做义子,爷俩相依为命。那孩子憨厚老实,如今在木坊帮四爷做模型了。

现在说起来,也是跟富察氏年岁相当,且此人品行上来说,没有问题。

富察氏没见人,心里却先愿意了三分。能那么对妻子的人,证明其度量胸怀大。能记得照看遗孤,证明有情谊有担当。能在书院当差,人肯定也有几分可堪用的本事。

她也不矫情,起身就跟林雨桐磕头,“请太后娘娘做主。”

这个被四爷看中的人叫罗成,一米八上下的壮汉,黑塔一般。四十多了,依旧看起来威武得很。他成亲前办了一件事,给义子在外城买了一院带铺子的院子,那孩子都十七了,该成亲了。院子从里到外陈设都到位了,连给义子娶媳妇的聘礼都挪过去,专门叫人看着了。

这意思便是哪怕是成亲了,但也要把义子给安排妥当。省的将来叫孩子受了委屈。

这孩子因为帮着四爷做工,一个月有五十两银子的月例,这银子全都给罗成收着。如今,罗成把银子都给这孩子自己,你得学会自己管银子。

这孩子憨是憨了些,但是知道好歹。因着进进出出的跟钱盛熟悉,他转脸把几百两银子都交给钱盛,“叔帮我收着。”

给这孩子置办产业的银子罗成用自己的钱,这孩子的压根就没动。因此,这小一年也好几百两呢,就这么给钱盛收着。

钱盛是给苏培盛做过徒弟的,之前是没机会。如今跟在四爷身边,那机灵劲都出来了。这么一个人精子似得人愣是被这孩子弄得鼻子酸了,“你倒是不怕我把你的银子给昧了?”

“那就给叔了,叔对我好。除了我爹,只叔对我最好。”

钱盛小心的跟四爷学的时候,还叹说:“那孩子有点傻。”

“那你就护着些。找个有良心的人不容易,你也得想想你以后的事。”四爷摆手,告诉他并不介意他那些小心思小打算。

都这把岁数了,婚事进行的很快。从最开始打算结亲,到成亲前后也就是一个月,富察氏就这么嫁出去了。之前很低调了,除了当事人的几家,对外一点消息都没漏。就怕招人非议,如今婚事办开了,众人这才知道。

我的天啊!

这是怎么一种操作。乾隆册封的旨意之前只漏给怡亲王府,现在才大张旗鼓的颁下去。还专门再加封了一次十三和十三福晋。十三当年几次不让富察氏守着,这是事实。对外又说十三福晋放不下富察氏,留下话叫其改嫁云云。这般的长辈难道不该好好的加封。

别管背后人家怎么嘀咕,反正富察氏嫁了。嫁出去了好似跟之前的圈子也远离了。好在,她现在是县主,家里住的地方跟惠民处也近,她一个人闷了就过去帮忙,两月之后,被去送药的王锡琛看出了一点端倪,一把脉——喜脉。

外面各种的流言蜚语,她只是假装听不到而已。只想着若真是做错了,我也希望多做一些好事,来抵我的过错。却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惊喜。

之前那点软弱,因为孩子的来到一下子就远去了。

虽然还是会被说,但羡慕的人也不在少数。就像是来保家那个钮钴禄姑娘,不管嘴上的话多恶毒,但夜半三更,多少还是羡慕的。

来保家的夫人如今也不大喜欢这位在家里了,好像因为她给家里带来的麻烦不少吧。就几次明里暗里的说了,如果想改嫁,家里也不拦着。

反倒是这位张嘴就道:“若是如此,公爹岂不是更为难。站在墙头上随风摇摆……这姿态以老臣来说,容易闪到腰。”

就差没明说来保是墙头草了。这话很是不客气,甚至可以说是放肆。可把来保夫人气的够呛。家里的几个儿媳妇,都没敢这么气她的。偏这个还就是硬不得软不得。硬了她出去哭喊欺负她,软了还不定背着你闯什么祸呢。

熊夫人却很聪明,跟这位喜塔腊夫人接触了几次之后,就清楚的知道这位不喜欢这个儿媳妇。于是,她见太后的时候,在钮钴禄太后对怡亲王府那位出嫁的儿媳妇很反感的时候,她适时的道,“也不尽然都是那样的人。”于是把来保家的媳妇说了,关键是此人也是钮钴禄家的姑娘,还为了太后出过头。

钮钴禄太后就叹了一声,说了一句‘可怜’,然后就叫桂嬷嬷,“去把那孩子接来吧。”也是给来保家脸面了,“我这一老太太,也没别的事,有个年轻的晚辈陪着,好歹的,相互有个伴儿吧。”

人被接走了,来保夫人松了一口气,但是知道之后的来保能气死,“这不是跟那位太后搅和的更深了?”

他夫人气虚,“太后要接,我有什么办法?要问就问那位熊夫人去,她去看太后,太后便打发人来接人了。”

裘日修可很高兴,直言自家夫人英明,“要搅和就搅和结实了,省的被那老狐狸把大家给忽悠了。”

熊夫人低声道:“那……族里是什么意思?”

之前那边书院招生报名,裘家族里从江南来了不少人。以往族里不管有什么事,不管亲疏远近,只要来了,必然是在自家的。自家的客院好几个,房间一个挨着一个,因着实在是裘家族里的人太多了。她以往在族里很有名声,因为每个来家里的族人,她都照顾的很妥帖。可现在呢?要不是自家儿子出门去瞧热闹,说是远远的看见几个像是裘家族里的人,他们都不知道族里还有人来京城了。

这叫她很有些伤心。

随后她叫人去打听,这些人都住在外城,据说族里在外城专门买了个不小的院子,这些要求学的后辈子弟,以后都在京城有个落脚的地方。而且,她也才知道,裘家这次来的还有两个十三岁的姑娘,家里还专门把守寡的六婶子打发来了,只为了照应这些晚辈的。

知道了她也无奈,主动叫人先送了东西过去,然后亲自先去拜见这位族婶。

两边都很客气,但具体的一句也没问到。族里跟他们这一支疏远了!或者说,这是因为她是太后的义女,不仅影响了老爷的仕途,还叫族人都跟老爷离心了。她的心很慌。

于是便道:“老爷……您不是说江南是文圣之地,必是对新学反弹最大的地方吗?这怎么好似今年的学子乌泱泱的江南人士还是占了绝大多数。”

连裘家四代皆有进士的家门都往那边奔,可见新学在江南并没有老爷说的那种情况发生。

裘日修叹气:“商人逐利,这是不变得本性。”裘家光靠当官,也不可能一代一代的兴盛至今,裘家托庇之下,桑园遍地,蚕桑与织相互关联,这是避免不了得。“也不是只咱们家如此,汪由敦家是徽商……情况比咱们家更甚。他们家听说正跟老毛子那边做交易,中间人就是那位怡亲王府的外孙……说起这个我倒是想起一事,之前听人说,有两三个女官下江南,一直在江南滞留了几个月,怕是跟此事脱不开关系……”他说着就嘀咕了一句,“谁说女人不会做官?能做官的女人都不是一般人呐。”

熊夫人就道:“这不是釜底抽薪吗?”哪里会想到这边在京城闹得这么厉害,人家却跑江南去跑后院给放了一把火。她都迷茫了,“那接下来怎么办?”

裘日修皱眉,“只要江南不乱,那便乱不起来。只要新学能叫江南受益,那江南就永远不会乱。”粮袋子钱袋子不乱,别的人也乱不起来。闹腾的都是些出身不高的读书人,这些人想闹也闹不出名堂。而且,随着义学推广,三五年之后,这一拨高不成低不就的读书人就成了不尴不尬的读书人了。高处攀不上,低处轮不上他们。

这些人就可以简称废物了!

他自己都有些怕了起来,在屋里来回的踱步,能这么下去吗?再这么下去,他们这种的在朝中占着高位也得是废物。

这个状况得变,他饭也不迟了,直接去了书房。

第二天的每一日刊上登了他的文章,林雨桐笑了笑,觉得此人还挺意思。他在文章中表达的意思是:旧学治人,新学治事。

这就如同官与吏的差别。旧学的人可为官,新学的人可为吏。

听起来是有那么些道理的。

但紧跟着刘统勋甩出一篇来,治人与治事该如何协调的问题。言辞婉转,但也表达了一个意思:若是区分的这么明显,你怎么知道就不会出现外行指挥内行的事。

从各地来参考的读书人,从来不知道京城这么热闹。他们相互之间谈论,这篇文章是谁写的,他现在当的是什么官员,然后履历如何等等。那篇文章如何,他又是什么情况等等。看这大佬打嘴仗,这是何等畅快的事。其他各地消息都滞后了,哪里有京城热闹呀。每天一睁眼都有各种八卦等着看。

四爷呵呵就笑,叫了纪昀,“以后谁的文章后面,可以附带他们本人的简介。罗列上,谁在什么时候说了什么,叫大家一起来帮着记着。”

这一招厉害了,说话都走点心吧。

如今有点大佬亲自下场撕的意思了。当发现在上面写文章说话并不会对其他造成影响的时候,一个个的胆子都慢慢肥起来了,什么话都敢说。

对方敢说,他就敢登。这些敢把文章拿出来的,哪个不是进士出身?写出来的东西那当然是筋骨齐全,常常看的人意犹未尽,恨不能拍案叫绝。这跟立场无关,就是单纯就文采而言的。

随着考试的临近,京城越发的热闹起来了。京城里的客栈,尤其是外城的客栈,出现一铺难求的局面。好些有钱置办小院的,如今把小院按照房间租出去,这都是赚的。好些出身实在不高的,好几个同乡住一间屋子,北方的炕是大通铺,一个屋子住三五个人都是行的。人一多,什么生意都好做。

最近,做什么生意的都好做了。街上的妇人尤其多了起来,这哪怕是在家里蒸上一锅包子,用篮子提着出去卖,一吆喝转脸就卖完了。有能下的气馆子的,也更有那下不起馆子的。

唯一苦的就是那些踩着小脚的女人,走街串巷那是真不如大脚板子的利索。

林雨桐跟四爷两人一身粗布的衣裳,混杂在大街小巷其中,总也能听到一些议论。家里娶了大脚媳妇的反而成了值得炫耀的事,因为大脚挣回来的银子多。出去一趟又一趟,铜板哗啦啦的往家里流。这就是本事。小脚的纯属有心无力,走不了那么长时间的道儿。

有那反应过来的人家,家里有刚缠了脚的女儿的,都想法子抱着孩子去惠民署,看看这脚还能不能再养回来。

林雨桐把法子交给黄霑和蔡宝仪,这个法子得下的了狠心,有些已经长住的,还得重新把骨头敲碎,叫它重新再长。哪怕过程痛苦,可每天带着孩子去排队的人还有很多。

和敬也在刊物上刊登了一篇文章,说的就是这个裹脚。她问说,圣人不是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吗?你们一个个的主动的去损毁孩子的身体,让其小小年纪承受断骨之痛……这是什么?这是不仅没有仁爱之心,也没有把圣人言放在心上。

她把写好的东西,先拿给她皇阿玛看。她皇阿玛大赞,帮她修改润色之后叫发出去,然后乾隆自己也发了一篇,说他很痛心,每一个女子他这个君父都如疼女儿一般,舍不得女儿家受那样的苦难云云。又说大清入关,就下过放足令,但是没有被完成执行云云。

那为什么没有被完全执行呢?那是因为汉臣抱着老的旧的那一套不撒手。

于是,舆论战再起,视线却被转移到女子的脚上了。

再从J院门口过的时候,林雨桐又皱眉。四爷拍了她,低声道:“不能急。急也没用。这有些东西,没有合法的,还有非合法的,铲是铲不干净的。”要紧的事太多了,这些事反倒不能着急。但也不是没有办法辖制。

就是查了京城的,难道还能把下面的都挨个查一遍。这种东西从上到下,哪怕是小镇子里,都少不了有这种消遣的地方。叫女子放脚的反应,都没有查封J院来的大。

四爷说的这么笃定,林雨桐当然也信。不过是看不顺眼罢了。

不过,该有辖制的还是得辖制。比如,书院的学生,但凡是进出这样的地方,别的废话没有,直接开除。这规矩外面的都知道,因此,真心来考的,都不敢冒险的去这样的地方。

四爷岔开话题,“你没发现街上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什么?

四爷拉了桐桐往一家成衣铺子去,一脚踏进去,发现不一样的地方了,外面挂的全是男子的衣衫,但是伙计会问说:“要是给太太买,去后院,后院有人支应。不过得劳烦这位老爷在外面等等。”

林雨桐还挺好奇的,四爷叫她去后面看。林雨桐从小门进去,后面就又妇人笑盈盈的等着,“太太,您是给自己买,还是给家里的人买?这里挂着的都是,您都瞧瞧,咱们卖的样式可都是娘娘衣,如今最流行的就是这个。看上哪件您说话,咱们还可以量身定做,衣服料子任您选。您自己的料子送来咱们做也成。”

后面说什么林雨桐没注意,她听人说这些衣服叫——娘娘衣?

细看之下就发现,厢房里挂的全是那天义诊她穿过的款式。那天为了行动便利,她穿了紧身的偏襟小袄,上面是几朵蝴蝶盘扣。下身是高腰的裙裤,其实不细看,以为穿的是裙子呢。结果还是有细心的人发现了,她穿的其实是裤子。

所以,刚才在大街上看到的妇人,一半以上都是这个这个样式的。材质不同,但是款式相同啊。

再一扭头,还发现了一个搭配着面纱的旗装,是那种袖子稍微短了些,宽了些的款式。也是她被人认出来的一次穿过的。

这家的女伙计还介绍说:“这一套就贵了,这样的衣裳,非好料子做不出来这个型来。”

林雨桐点头,感情我这是引领的时装风潮了呀。

出来之后她就如有所思,以前不是很注重打扮的她再出现的公众场合就注意多了。影响其实是方方面面的。只要不是非常正式的场合,她身上几乎不见首饰了,头发简单的编了,用簪子固定好或是用发带直接缠好,越简单越好。

别的地方还不知道呢,很快的,书院里就刮起了简朴之风。

“这也太简单的了。”阿桂的夫人看这自家闺女在那里对她精心准备的衣裳挑三拣四,就皱眉,“这哪里有大家姑娘的气派?”

“气派是从里到外的,皇太后气派吧,可身上哪里有一件多余的东西。再说了,我骑马的。额娘,您叫人给我做那种骑马装……以后我不穿这个了。”

“这个可是娘娘装……”

“当常服好了,裤腿太宽,上下马不方便。您别给我做绣花鞋了,有两双便鞋就行了,我废靴子,您叫人多给我做几双靴子吧。找给我阿玛做靴子的那人,那种靴子穿着最舒服……”

“你这还有姑娘样儿吗?”

“您闺女给您挣凤冠霞帔呢,姑娘样儿的可挣不来。”阿蜜说着,把头发编成一大股辫子随意的垂在胸前。然后以拎鞭子就又要出门。

“这不是休沐吗?你这是上哪去?”

“有事!您别问。”

“都有事!就我是没事的吧。”

阿蜜今儿是真有事,她跟迎男是领了差事出来的。两人不是招收学生的,而是招收女护卫的。女儿家手上有些工夫的都可以。

这些女护卫,说不得将来就是女兵的雏形。因此,两人不能不精心。

这样的姑娘不好找,但为什么还要在内外城最热闹的地方贴告示呢,就是叫这些应考的回去都带个话。有合适的姑娘想讨一口饭吃的,终会找过来的。

和婉去惠民署看见两人了,低声道:“你们打发个嬷嬷在这里守着,换个法子,试着去戏园子戏班子瞧瞧,别看那些姑娘是花架子,练得久了,还是有些门道的。”

迎男一拍脑袋,怎么给忘了呢?戏子是贱业,同JI子并无不同。若是能换个身份,不是角儿的姑娘,未必不会动心。

城南一个破败的小院,一个十来岁的少年急匆匆的往里面跑,“不好了……不好了……朝廷的人奔着这边来了……”

院子里一瞬间涌出来不少的人手,个个手里都拿着唱戏的家伙式。

一个年岁不大的少年从里面出来,皱眉问:“你喊什么?我们就是戏班子,来就来吧,该干嘛干嘛去!”

这些人相互对视一眼,这才低声应了一声,“是!少班主。”

这边敢散开,拉开架势,门就被敲响了,“有人吗?”

是女声。

这少班主瞬间把腰往下弯了几度,带着笑意去开门,“来了——来了——谁呀?”

※※※※※※※※※※※※※※※※※※※※

明天见

喜欢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请大家收藏:(www.sogouso.com)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搜狗书库更新速度最快。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最新章节 -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全文阅读 -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txt下载 - 林木儿的全部小说 -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 搜狗书库

猜你喜欢: 原配逆袭指南(快穿)(穿越修真)误佛霍乱江湖我只是个纨绔啊逆天神医妃大帝的挑刺日常西游记之太白也疯狂六爻[火影]夜叉丸是个计划控卿本黑萌之妖妃来袭[综武侠]女主不高兴布莱安总有人想带坏我徒孙重明继焰照流年晨晨御金龙极品女仙战七国论辞掉魔王这份工作的可行性掌门人系统人鱼的饲养秒秒的咖啡店禁魔婚公主之道苏醒与权臣为邻夜来公主香
完本推荐: 密室困游鱼全文阅读氪金改变世界[综英美]全文阅读等我为皇全文阅读靠近你,淹没我全文阅读综琼瑶—善气迎人全文阅读夏叶的中古店全文阅读纨绔世子妃全文阅读九霄全文阅读舞夜奇谈全文阅读凌云志异全文阅读宫记·晏然传全文阅读深渊对峙全文阅读人道至尊全文阅读浪人天涯全文阅读生了暴君反派的崽怎么破全文阅读奇婚[偶像剧]全文阅读豪门闪婚之专业新妻全文阅读万域为皇全文阅读当年万里觅封侯全文阅读为科学奋斗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魔帝的天界小公主帝霸金凤华庭我成了月球元首重生嫡女悍妻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大秦妖孽大医凌然撒娇福晋最好命穿书后我活成了戏精女配权宠悍妻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这个世界不需要神食神生存法则美女总裁的超级狂兵一妃虽晚不须嗟众神世界洪荒:开局神级传承明天下天道宠儿开黑店汉阙沧元图冥王退休计划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席爷每天都想官宣麻烦请叫我上仙神医弃女天才神医宠妃大魔王娇养指南武神世界的修真者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最新章节手机版 -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全文阅读手机版 -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txt下载手机版 - 林木儿的全部小说 -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 搜狗书库移动版 - 搜狗书库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