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搜狗书库 >> 晨晨御金龙 >> 花边新闻是把杀猪刀

花边新闻是把杀猪刀

晨晨在小厨房里熬了一大锅的冬瓜薏仁汤,没有等到晚上淮景帝来晨光殿,就自己先找去了御书房。

她觉得这种时候,比起被动挨打,还是主动出击的好。

找了一个精致的汤蛊将冬瓜薏仁汤盛了进去,晨晨尝了一小口,觉得味道不错,才将汤蛊的盖子盖了上去。

走到御书房门口的时候,晨晨放缓了脚步,守在外面的李公公见晨晨朝这边过来,精神一振,忙不迭地迎了上去,“晨妃娘娘,你怎么亲自来了?”皇上千叮万嘱让她好好休息,她竟然长途跋涉地从晨光殿走到了御书房,这要是出了什么事,谁担待得起呀!

晨晨不以为意地笑了笑,“李公公,我刚刚熬了一锅冬瓜薏仁汤,特意送来给皇上尝尝的。”

李公公一听眉头就皱得更紧了,“哎哟娘娘,您现在身怀龙种,熬汤这种事交代下人去做就行了,怎么还要亲自动手?”

“谢太医说,适当的运动有助于胎儿的健康成长。”晨晨此时的口吻和电视上的那些专家一模一样,“对了,皇上在哪儿?”

这个问题让李公公面露难色,他顿了顿,才有些支支吾吾地道:“皇上在里面议事。”

晨晨眨了眨眼,微微一笑,“那我进去了。”

“哎不行!”李公公连忙上前一步,本想拦住晨晨,但在碰到她的前一刻猛然想起她肚子里怀中皇上的孩子,又闪电般地将手缩了回来,“娘娘,皇上交代了,任何人都不能进去。”

晨晨的眸光微变,抿了抿唇问道:“李公公,皇上该不会是和薛贵妃在里面议事吧?”妻子怀孕期间丈夫出轨的事多了去了,更何况……皇上这还根本算不上出轨。

李公公听晨晨这么说,似乎有些着急了,破坏皇上和晨妃感情这个罪名,他可担待不起,“娘娘别误会,皇上是真的在里面议事。”

见李公公仍是挡在自己面前,没有放行的意思,晨晨笑了笑道:“李公公,我只是进去给皇上送个汤,不会耽误太久的。”

“不然您把汤交给奴才,奴才待会儿替您送进去?”

“这汤要是凉了就不好喝了,我放下汤就走,绝不会打扰皇上议事的。”

两人在门口你来我往了好几招,也没有分出个胜负来,倒是屋里的淮景帝被外面的动静惊动了,“李菊花,什么事?”

李公公愣了愣,才抬头朝门里说道:“皇上,是晨妃娘娘给您送汤来了。”

屋里安静了片刻,才又传来了淮景帝的声音,“让她进来吧。”

“喳。”李公公侧开了身子,对晨晨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娘娘请。”

“谢谢。”晨晨冲李公公笑了两声,便带着身后的兰心和三月踏进了御书房。

御书房里除了淮景帝,还有一人,不是晨晨以为的薛贵妃,而是……贾夫子。

陈晨晨:“……”

她觉得这个情况比屋里是薛贵妃好不了多少。

贾夫子一直跪在地上,就连晨晨进来也没有挪动一下。

晨晨一路走到书桌旁,也没敢用正眼瞧贾夫子一眼,只偷偷地用余光瞟着他。从贾夫子额头上的汗水颗数判断,他应该已经跪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将汤蛊放到桌上,三月就忙不迭地退到了晨晨身后。淮景帝坐在龙椅上,抬头看着晨晨。晨晨对他露出一个如同三月春风般和煦的微笑,将汤蛊打了开来,“皇上,这是我亲手熬的冬瓜薏仁汤,清热下火的。”

淮景帝忍不住轻笑了两声,朝汤蛊里看了一眼,汤汁浓郁,气味清香,想来味道也一定不错,“晨晨觉得朕需要下火?”

……贾夫子都快在地上跪死了,你还不需要下火吗?

晨晨笑着将碗摆在桌上,给淮景帝盛了一小碗薏仁汤,委婉地问道:“皇上,贾夫子他怎么了?”

淮景帝漫不经心地喝了一小口汤,反问道:“晨晨真的不知道吗?”

陈晨晨:“……”

如果她回答不知道,淮景帝会不会现场解释给她听?

“哈哈,好像知道一点点。”晨晨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听上去欢快一点,她是在今天才知道,原来宫里关于她和贾夫子的传言,早在贾夫子第一天到晨光殿教她画画开始就已经有了。只是之前所有的流言蜚语都被淮景帝挡在了晨光殿外,这次这个流言来势汹汹,淮景帝知道的时候,晨晨也已经知道了。

晨晨抿了抿唇,她一直被淮景帝保护得太好,所以才会毫无防备地被人将了一军。

见淮景帝只顾喝汤不说话,晨晨忍了一阵,终是没有忍住,“皇上,那些话你不会真的相信了吧?”

淮景帝拿着汤匙的手微微一顿,抬眸看了晨晨一眼,那双漂亮的黑眸仿佛黑曜石一般夺人心魄,“自是不信。”

他将那些丫鬟放在晨晨身边,不是为了当摆设的,晨晨和贾夫子每日在晨光殿里做些什么,淮景帝说不定比晨晨记得还清楚。

晨晨听淮景帝这样说,微微送了一口气,“既然不信,为何还要如此?”她说的如此,自然是让贾夫子在地上罚跪一事。

淮景帝看了一眼一言不发地跪在地上的贾夫子,淡淡地道:“虽然不信,但朕还是看他不顺眼。”

陈晨晨:“……”

贾夫子:“……”

晨晨看了看贾夫子那摇摇欲坠的身体,想着贾夫子终归是被自己连累的,于心不忍地道:“皇上,贾夫子不过是一介书生,再这么跪下去恐怕身体吃不消。”

淮景帝的嘴角一弯,就连眼里都含着一层薄薄的笑意,“晨晨,你这是在给贾夫子求情吗?”

陈晨晨:“……”

她相信要是她回答是的话,贾夫子一定会死得更快更惨烈。

“当然不是!像贾夫子这种人就应该让他多跪一会儿!”晨晨赶紧亡羊补牢。

淮景帝点了点头,仍是笑眯眯的样子,“本来朕已经准备让他起来了,既然晨晨这么说,就让他再多跪一个时辰吧。”

贾夫子:“……”

陈晨晨:“……”

她同情地看了贾夫子一眼——皇上就是想让你跪而已,我已经尽力了。

淮景帝命人搬了把椅子来,放在自己的龙椅旁边,让晨晨坐下,自己继续慢悠悠地喝着汤。

晨晨在淮景帝身边如坐针毡,只巴巴地看着他,希望他能早点将碗里的汤喝完。

那蛊冒着热气的冬瓜薏仁汤彻底凉了以后,淮景帝终于扶着晨晨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李菊花,摆驾晨光殿。”

“喳。”李公公如今已经对李菊花这个名字适应了,他有时候甚至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叫李菊福,还是叫李菊花。

路过贾夫子身边的时候,淮景帝脚下的步子停了停。他垂眸看了一眼贾夫子苍白的面色和满头的大汗,轻飘飘地道:“起来吧。”

贾夫子仍是跪在地上一动不动。

晨晨瞅了他一眼,提醒道:“贾夫子,皇上让你起来了呀。”

贾夫子的嘴角动了动,有些僵硬地吐出了三个字,“动、不、了……”

……

最后贾夫子是被御书房外的侍卫给抬回去的。

有幸目睹这一幕的宫人们全都战战兢兢地想,看来晨妃娘娘和贾夫子的传言果然令皇上天颜震怒!贾夫子怕是命不久矣!

接下来的几日,淮景帝命人彻查了这次的流言事件。所有参与造谣的人员全都被李公公亲自带走,然后……再也没人见过他们。只有在午夜时分偶然回荡在后宫上空的凄厉惨叫声,每每吓得路过的宫人哭爹喊娘。

从此以后再没有人敢传晨晨和贾夫子的绯闻,甚至连他们两个的名字都不敢放在一起提。

因为这件事,晨晨也好久没有上过贾夫子的绘画课了。一方面是风头刚过去,他们还是得避避嫌,更重要的是,贾夫子上次在御书房跪了那么久,回去以后就大病一场,知道现在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

虽然不能上课,不过晨晨觉得练习还是不能落下。召集齐了四个大丫鬟,晨晨准备去御花园溜达一圈,画些花花草草什么的,好陶冶一下情操。

怀孕的头三个月是最危险的,三月本想劝晨晨呆在晨光殿里不要乱跑,但是却说不过晨晨,只好带着一帮人陪晨晨去御花园散步。

一路上三月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生怕有什么人惊扰到了晨晨,那她的下场大概可以参考贾夫子。

可惜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远远地瞧见薛贵妃朝他们这边走过来的时候,三月就想提醒晨晨掉头走的。可是薛贵妃眼疾手快,赶在他们掉头以前就朝他们的方向吆喝了起来,“陈妹妹,这么巧也来逛御花园啊?”

晨晨硬着头皮回过身来,朝薛贵妃笑了笑,“我已经逛完了,就不打扰姐姐的雅兴了。”虽然觉得上次的绯闻事件一定跟薛贵妃脱不了干系,但是自己现在有孕在身,她不想招惹薛贵妃,便想着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可是薛贵妃却哪肯如了晨晨的愿。

※※※※※※※※※※※※※※※※※※※※

特备鸣谢嬴似大天使的地雷!(づ ̄3 ̄)づ╭?~

这章本来是昨天要更新的,结果昨天停电了,今天补上。

明天会更新的,这文还有两三章就完结了大概……

完结之后就会开新坑的么么哒,谢谢大家!

新坑→

喜欢晨晨御金龙请大家收藏:(www.sogouso.com)晨晨御金龙搜狗书库更新速度最快。

晨晨御金龙最新章节 - 晨晨御金龙全文阅读 - 晨晨御金龙txt下载 - 板栗子的全部小说 - 晨晨御金龙 搜狗书库

猜你喜欢: [火影同人]或许改变萌系血族废柴千万不要有异能丛林生活物语望门闲妃必须向七个男人求婚怎么破![综合]人生企划案[综]饕餮失落大陆上神升级记异世情缘(GL)神棍贾赦[综]寻人启事禁魔婚退散吧,杯具!饲鬼我家徒弟又挂了谁动了我的身体[娱乐圈]有妖一剑九琊我为表叔画新妆悠悠种田记当同人主角穿回原著卿本黑萌之妖妃来袭正室穿到明朝考科举
完本推荐: 坤宁全文阅读念春归全文阅读美人记全文阅读回档1988全文阅读大帝姬全文阅读七彩记 暗君传全文阅读绘星全文阅读深海流窜日记[异世]全文阅读厨妃之王爷请纳妾全文阅读独步天下全文阅读穿到大佬黑化前全文阅读天下第一蠢徒全文阅读布莱安全文阅读想起我叫什么了吗全文阅读初恋狠暖你很甜全文阅读这世界疯了全文阅读凡人修仙传全文阅读仙鸿路全文阅读妖神全文阅读回到过去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神医凰后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帝妃临天咫尺之间人尽敌国超品命师[综]无面女王小欢喜:我是邻班学霸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伯爵大人有点甜道祖,我来自地球九天神皇天才神医宠妃医妃惊世驸马要上天网游之横行天下宠妻在上,老公宠不停权谋天下之摄政郡主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首富小村医诡秘之主家养小首辅万道剑尊洪荒历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极品飞仙玄幻都市之葬尽诸天权宠悍妻洪荒:开局神级传承仙师无敌万千之心

晨晨御金龙最新章节手机版 - 晨晨御金龙全文阅读手机版 - 晨晨御金龙txt下载手机版 - 板栗子的全部小说 - 晨晨御金龙 搜狗书库移动版 - 搜狗书库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