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搜狗书库 >>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 第1130章 小辈番外(136)救美,浅吻,互许了终身

第1130章 小辈番外(136)救美,浅吻,互许了终身

霍青岑被席忱这话搅得心底乱哄哄的,选马的时候,也是心不在焉。

随意选了一匹马,便牵着马快速出了马厩,而席忱还在选马。

他常来,有自己经常骑的马,只是今天人多,他惯用的那批马,已经被别人选走了,他只能重新选择,一来二去,耽误了不少时间。

待他牵着马出去时,霍青岑正骑着马在空旷的草地上溜达着,已经有不少准备搭讪的人在附近徘徊了。

这群人都是来和霍青岑“偶遇”的,会骑马的只是少数。

尤其是那些不会骑马的,若即若离,不敢靠得太近,也是怕被马给踢了。

席忱与这匹马不熟悉,牵着马出来后,又在原地培养了一下感情,方才翻身上马。

好歹是经过霍钦岐亲自教导过的,骑马技术突飞猛进,以前上马动作还稍显笨拙,现在也干净爽利,顺畅又干练,颇为英气。

倒是惹得在边上围观的一众男人纷纷侧目,羡慕不已!

想着自己上马要人扶,还需要指导,再对比席忱,简直是虐打暴击。

席忱瞧着没人靠近霍青岑,便牵着马绳,优哉游哉的朝她那里荡了过去,这就让不少准备搭讪的人心底警铃大作。

男人看男人,心里也有一番比较,对比谁在霍小姐面前露脸的胜算更大,能让她记住。

这个连上马动作都这么潇洒的人,肯定是劲敌,而他又骑马朝着霍青岑走去,自然惹得不一群人坐不住了。

“卧槽,这人不会也来搭讪的吧。”

“可惜不会骑马啊,只能在外面干看着。”

“这霍小姐喜欢什么不好啊,玩车也行啊,怎么偏偏喜欢骑马。”

……

众人嘀咕着,其中有个人就坐不住了,整理了一下衣服,直接朝着霍青岑走过去。

霍青岑还没注意到他的靠近,身下的马已经因为嗅到陌生气味,还开始变得焦躁不安,她赶紧拉住缰绳,给马顺毛,不断安抚着它,余光瞥见一个油头粉面的男人走了过来。

“霍小姐,您好。”男人还化了妆,霍青岑对男人化妆并没成见,只是面前这位妆感太重,看着让人颇不舒服。

“您好。”霍青岑淡淡应了声。

“今天真是巧,能在这里遇到你。”

随着他的走近,霍青岑身下的马,开始变得越发狂躁,这男人尚未靠近,霍青岑都能闻到他身上传来的味道,可能是香水,也可能是某种化妆品。

马的嗅觉太灵敏,而他身上的味道又过于刺鼻。

霍青岑都觉得难闻,况且是身下这马。

“抱歉。”霍青岑冲他礼貌性的笑了笑,紧拽着缰绳,示意马朝着另一侧走,避开他。

马虽然狂躁,也是经过很多训练的,还是听从指令,朝着林一边走。

这男人也是鼓足了勇气前来搭话,怎么可能就这么放弃了,瞧着她要走,居然几个跨步,直接走过去,似乎也忘了她此时还骑在马上。

以为在演什么电视剧,直接挡在了马的前面,拦住了他的去路。

电视剧上,这种情节很多,大多发生在男女主身上。

这男人可能是电视剧看多了,以为挡在马的前面不会出什么事,殊不知这马方才就开始躁动,他又挡住了去路,这马蹄子不停在草地上扒拉着,不远处的工作人员都开始喊:

“不要靠近马,赶紧走——”

两个工作人员甚至已经朝他跑过去,试图把他拽走!

“先生,别站在马的前面,很危险。”

……

男人却充耳不闻,此时的马虽然在霍青岑的安抚下,不至于狂躁,可是呼吸也急促起来,从鼻端呼出的气息很重。

这男人又挡在马前,呼吸落在他脸上,潮热,似乎还带着水汽,那滋味儿自然不好受。

况且是对一个还特意化妆打扮的人来说。

总感觉被一个畜生鼻子里喷出的水给溅到了,自然不爽,居然直接抬手去挡。

这一挥手,让马直接以为,这人是要攻击他。

一声马嘶长鸣,马的前侧双蹄忽然凌空腾起,霍青岑也被惊得心头一跳,抓紧了手中的缰绳,不远处的席忱却被惊得心头狂跳。

周围众人,早已吓飞了魂儿。

电视剧终归是演的,现实中,一匹马在你面前凌空腾蹄,任是谁都会害怕。

那个油头粉面的男人,本能惊呼出声。

“啊——”

这声尖叫可不得了,本就受惊的马,更是不受控制,朝着他就蹬蹄子。

霍青岑头皮发麻,手指收紧,勒紧了缰绳,用尽全力将马头调转方向,没踢着他,却朝着另一处狂奔而走。

“青岑——”席忱都吓疯了,收紧缰绳,双腿用力夹紧,身下的马便紧追着霍青岑的而去。

马从那个男人身边哒哒踏过时,他才手脚发麻,双腿一团,直接瘫坐在地上。

“赶紧叫人,马受惊了。”

“去找赵师傅,那匹马平时是他训练的。”

……

周围的来搭讪的人,算是吓死了,工作人员更是手忙脚乱,已经有驯马师追着过去了。

**

霍青岑并不是新手,也经历过这样的事,饶是此时被马颠簸的心肝脾肺都搅和在一起,浑身难受,也还算冷静,勒紧了缰绳,试图安抚马,让它冷静下来。

身下的马,越跑越快,马鞍一下一下撞上来,不仅是屁股疼,就连腿都疼,加上极快的重力,颠得人头晕目眩。

霍青岑学飞行驾驶,在模拟仓经历过比这个更剧烈的颠簸,不停安抚着它。

只是这马很兴奋,不是一时就能安抚下来的,甚至直接跨过了马场的围栏,冲出了马场所圈属的范围。

“青岑——”此时后侧传来熟悉的声音。

霍青岑余光扫到席忱居然拍马追了上来,“你别过来,别靠近我!”

这马受惊,也很容易传染,靠得近,太危险。

席忱却好似充耳不闻般,骑着马,居然直接追了上去。

霍青岑算是被他吓疯了,不知道他到底想干嘛,眼看着两匹马越靠越近——

耳侧奔涌的风声,淹没了人声。

她的声音被凛风割碎。

就在两匹马并驾齐驱时,席忱忽然伸手抓住了她的胳膊。

“松手——”霍青岑呼吸一沉,心脏都跳到了嗓子眼。

她此时松手,就等于把整个人的性命都交给了席忱。

说实在的,两人就算再熟,这种生死相关的时候,也总会犹豫忐忑……

“霍青岑!”

席忱声音被寒风破得稀碎,却又强势迫人!

霍青岑心下一沉,手指一松,整个人就被席忱直接拽了过去。

他力气极大——

电光火石的一刹那,霍青岑感觉整个人被一股重力拉扯,整个人就被他拉扯着,几乎是趴在他的马背上的。

剧烈颠簸,真能要了人的命。

随着他收紧缰绳,骏马狂奔的速度逐渐慢下来,霍青岑这才在他的帮助下,调整了姿势,坐到了马背上,与他之间的距离,此时已经近得无以名状。

她的后背贴着他的,冷风吹散了她压在头盔护具下的头发,一点点扑朔到他脸上。

两人呼吸都急促着,不停调整着,霍青岑若是一点都不怕,那是假的,此时上了马,下意识就要去抓缰绳,却抓到了席忱的手。

她的手因为刚才拉扯缰绳的动作太急,抓得太紧,双手充血,通红一片。

手背冰凉,手心却被缰绳勒得一片热辣。

霍青岑手指一僵,缩了回去。

席忱低头,恰好能看到霍青岑的脸,呼吸局促着,小脸却没什么血色,只有鼻端许是因为激动害怕,或是寒风太烈,微微泛红。

两人身下的马,速度逐渐放慢,就在席忱勒紧缰绳时,霍青岑既没有拉着缰绳,也不知他此时要停下马。

惯性作用,整个人朝着前段压过去。

下一刻——

腰上被一双手搂住,整个人被紧紧拥入了后侧。

马停了,风缓了,就连阳光似乎都变得柔和了。

……

方才的一切发生得太快了,就是此时,霍青岑还呼吸急促着,贴在腰上的手,更是热度烧人,没人说话,一切都变得格外祥和。

远处还能听到工作人员抓马的声音,只是此时霍青岑却好似只能听到自己紊乱的心跳。

席忱率先翻身下马,一手拉着缰绳,稳着马,“先下来,要不要扶你?”

“不用。”

刚经历过这样的事,霍青岑若是还能镇定自若,都是假的,习惯性的翻身下马,只是方才距离颠簸,双腿被颠得发麻疲软,坐在马背上,倒没觉得虚软,结果刚着了地,腿忽然一软……

席忱眼疾手快,松了缰绳,长臂一捞,便把人搂进了怀里。

缰绳松了,这马便自由了,哒哒踏着马蹄,跑到一边的青草地,开始嗅嗅闻闻,冬尽春来,枯草地也发了新芽……

一只手抓着她的手腕,一只手搂住她。

目光相对,他的脸靠得很近。

两人呼吸都同样热切,交错暧昧着。

周围的空气都好似被烧灼起来,空气瞬间被抽尽。

稀薄得让人缺氧窒息。

“腿软?”他声音沉沉。

霍青岑咬牙,在骑马这事儿上,她不是新手,哪儿好意思承认腿软。

“觉得站不稳,就靠着我。”

“谢谢。”霍青岑倒是不想依着他,只是双腿、屁股方才被颠得太狠了,真的站不稳,也只能依附着他。

“刚才吓着没?”

“还好,我们平时训练都有这类项目。”

“可是……”席忱声音越发低沉喑哑,“我被吓着了,我甚至不知道,如果你出什么是事,我该怎么办。”

“我没事。”霍青岑双腿恢复一下,便挣扎着,准备脱离他的怀抱,“倒是你,学骑马时间又不长,你怎么敢追过来。”

“心里惦记着你,就没有敢不敢,只有想不想。”

他的目光慢条斯理地在她脸上逡巡着,一寸寸看着,好像要将她的模样,深深刻在心里。

“我都敢偷偷溜进你们家了,都说你们家是龙潭虎穴,这种地方我都闯了,还有什么事是我不敢做的?”

霍青岑没想到这种时候,他还有心思说这种玩笑话,低低笑了声,抬头看他,她这方向正好对着阳光,忽然迎上太阳,一刻间,有些刺眼!

她微微眯了下眼,眼前短暂的白茫,刚想开口——

嘴巴还没张开。

他却忽然俯下身。

两人纯金的距离瞬时被消弭殆尽。

热切的,滚烫的,柔软的——

也是要人命的。

霍青岑感觉唇角有柔软的灼烫,很轻,很软。

他的脸在她面前被无限放大,瞳孔微微收缩。

寒风阵阵,热意滚滚。

太阳是热烈的,落在身上,也是烫人,刺眼的——

霍青岑的视线中,再也见不到阳光,有的……

只是他。

“霍青岑。”很轻很浅的一个吻,落在唇边后,额头相抵着,他的一只手还贴在她腰上,紧紧搂着。

身子贴着,热度相传。

低唤着她的名字,霍青岑觉得自己的嗓子眼都要烧起来,甚至没法开口说话,回答他任何问题。

“都说救命之恩,要以身相许,上次你救了我,这次我救了你……”

“你要不要把自己许给我?”

霍青岑此时所有的感官还集中在唇边那股细细簌簌的烧灼感上,久久残留着,不曾褪去,这都没反应过来,又被他这话搅得心头更乱。

寒风吹着,心头却热烘烘的……

席忱垂眸,低笑着看他。

眼眸深邃,却好似有光:

“我许了你,你再许了我……”

“这样,我们算不算互许了终身?”

霍青岑脑子更晕了。

互许终身哪里是这样用的。

……

就在此时,远处传来了马蹄声,驯马师已经赶到了。

席忱心底清楚,霍青岑还没完全接受自己,他此时并不急着宣誓主权,便稍稍推开了身子,放在她腰上的手,稍稍松开,抓着她手腕的手,也轻轻松开。

就在两人彻底分开时,霍青岑却低声说了句:

“手疼。”

“嗯?”席忱几乎是下意识的伸手去查看,她的手被缰绳勒出了红痕,积了血,红得热切,席忱检查她的手心,“没破皮,可能就是刚才被勒得缺血,过一段时间就……”

他的话并未说话,因为霍青岑忽然伸手,握住了他的手。

反握住,收得紧!

她的手心很热,高温不散,倒是把席忱烫得心头一软。

心尖瞬时火辣辣的——

有种难以言说的生涩悸动感,在心头跳跃着。

她……

也是喜欢他的!

“霍小姐,您没事吧。”驯马师翻身下马时,两人交握的手指已经松开。

“我没事。”

“那就好,真是吓死我了,我们工作人员马上开车过来,你们就坐车去休息室好好休息一下,医生都在等着了,正好给你们检查一下。”

“谢谢。”

**

霍钦岐知道女儿出事,已经是一刻钟后的事,这种事,马场这边不可能大肆宣扬,对他们形象也不好。

当她赶到休息室的时候,除了马场的工作人员、经理和医生,只有霍青岑在。

“到底怎么回事?”霍钦岐面色阴沉。

“没事,就是马忽然受惊,背着我跑了一段路,没什么事,就是经理太大惊小怪了。”霍青岑笑道,周围的人也跟着附和。

这马是如何受惊,席忱出手帮忙,这些全都没提。

霍青岑说没必要告诉父亲,免得小事也变成大事,这是为了护着席忱,毕竟他一旦被牵扯出来,肯定就有他为了滞留京城不走,若是深究,很容易查出两人关系。

马场这边,出了这样的事,他们肯定有责任,霍青岑这个当事人不追究,有意隐瞒,他们自然乐意配合。

至于那群来偶遇的人,早就跑了,若是霍青岑出事,他们就完了,不敢承受来自霍钦岐的怒火,肯定跑了,那个油头粉面的男人,一听说霍青岑也不追究,肯定感激涕零,也不敢大肆张扬。

所有人都有意遮掩,一群人演戏,想瞒着霍钦岐一个人,这自然是容易的。

席忱此时已经到了更衣间换衣服,脱掉护具时,才算长舒了一口气,说真的,霍叔叔选的护具,质量是真的好,那种情况下,居然一点都没损坏。

想着霍青岑忽然抓着他的手,席忱还觉得心里滚烫烫的——

选择留在京城,看来是正确的。

再没什么,比感情得到回应更让人开心的。

**

霍青岑回家的路上,霍钦岐还在询问今天马受惊的经过。

因为他觉得疑点重重,就连回到家,也还在追问。

“爸,我都说了,真的就是意外,你干嘛一个劲儿的问。”

霍钦岐皱眉:“首先,这马受惊,总要有个诱因;其次,方才马场经理的神态,有些异样;再者,你说话前后逻辑有些不能自洽的地方……”

“你干嘛呢,审犯人啊。”沈疏词都快被他气疯了,“马受惊,女儿也被吓到了,说话就算颠倒一些也是正常的,这时候你不安慰她,问东问西的,你在怀疑什么?难不成是女儿故意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这件事有些古怪!”

“女儿是你带出去的,出了这样的事,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倒来盘问女儿?你想问她,我先问问你,女儿出事时,你在哪儿?”

沈疏词也是个凌厉的人,忽然发难,霍钦岐还真招架不住。

“……”不敢说话。

霍青岑坐在边上,瞧着父母斗法,给席忱发了个信息:

【我已经到家了。】

【嗯,手还疼不疼?我知道一种特别好用的药膏,不过在吴苏,我已经让人寄一份过来,改天你拿了,每天涂抹,对你的手有好处。】

【好。】

霍青岑咬了咬唇,又偷摸看了眼父母,抱着手机,回房给席忱打了个电话。

而霍钦岐则被沈疏词拦着,根本没时间问她事发的所有经过,这事儿一旦过去了,他也不好再反复追究下文。

隔天去了马场打听,马场经理更是和工作人员串好了口供,干脆直接不提席忱来过马场这回事,而霍青岑此时也打算回学校,女儿既然没出事,霍钦岐心底有疑惑,也就没深究。

**

霍青岑返校当天,霍钦岐亲自送她去的学校,大一开学,他就来过,当时大家只觉得霍青岑这父亲生得高大俊朗,严肃又刻板,不敢去搭话。

有这么一个模样可怕的父亲,在学校里,也没什么人敢追她。

霍钦岐就是故意的,学校里这些毛头小子,吓唬一下就跑了的,胆子怂得不行,哪里配得上自家闺女。

他可不想找个怂怂的女婿!

他此时哪里知道,自己是在帮别人做嫁衣,把学校的潜在情敌给扫除了,殊不知这爬墙的人,根本不是内忧,而是外患。

霍钦岐送女儿去学校,晚上在学校周边住了一夜,上午搭乘飞机返程回京,下午席忱的飞机就到了霍青岑所在的城市。

喜欢婚后被大佬惯坏了请大家收藏:(www.sogouso.com)婚后被大佬惯坏了搜狗书库更新速度最快。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最新章节 -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全文阅读 -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txt下载 - 月初姣姣的全部小说 -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搜狗书库

猜你喜欢: 超级巨星懒爱穿成作精后我怼天怼地无所不能恋恋浮城重生之豁然伯爵大人有点甜时尚先生对你不止是喜欢我的世界只有他降智女配,在线等死[快穿]被儿子亲爹找上门后残次品水母跟男神离婚以后[娱乐圈]触碰不及梦重生空间豪门宠婚白天黑夜都要爱你绘星思念成城(下)古穿今打脸天后桃花汛那些和人生赢家抢男主的日子[快穿]谁说我,不爱你于他心上做妖精错位十一年别动我的鱼尾巴
完本推荐: 山海高中全文阅读绝色女总裁的贴身兵王全文阅读密室困游鱼全文阅读攻略那个渣攻[快穿]全文阅读星卡大师(重生)全文阅读狂野生长全文阅读[综]用绳命推销的男人全文阅读我不是随便的人全文阅读千万不要和妖怪做朋友全文阅读异世之饲兽全文阅读鬼医神农全文阅读小情歌全文阅读锦衣香闺全文阅读仙鸿路全文阅读男配大人,战斗吧!全文阅读斗罗大陆全文阅读我回来的方式不对全文阅读惑国妖后全文阅读AWM[绝地求生]全文阅读四爷正妻不好当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家有悍妻怎么破何日请长缨异界召唤之君临天下王者时刻开局签到掠夺天赋龙图案卷集·续我靠算命爆红星际凌天战尊突然成仙了怎么办穿到民国吃瓜看戏[快穿]逆袭成男神帝霸万古神帝顾先生请原谅[娱乐圈]一点可爱荒岛我为王我家那小子是神豪小阁老奇怪的先生们大国体育万界次元交流议会于他心上做妖精伏天氏老祖宗她又美又飒逆天神医妃都市剑说都市之不老不死长生系统完美人设老胡同天才神医宠妃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最新章节手机版 -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全文阅读手机版 -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txt下载手机版 - 月初姣姣的全部小说 -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搜狗书库移动版 - 搜狗书库手机站